“爆雷”新华联建设与恒大长沙银行逾期贷款不断澎涨

8月29日夜间,湖南省第一家上市银行长沙银行(601577)公布2022年中报。结果显示,上半年度这家银行记提信用减值损失增长速度快过营业收入增长速度,不良贷款余额也再次澎涨。

海报新闻新闻记者注意到,长沙银行与早已崩盘的恒大、新华联拥有盘根错节经济往来。例如,新华联在公开爆雷后还继续从长沙银行获得信贷;长沙银行与恒大系协作,只有关联企业贷款担保、欠缺质押实体,在恒大发生隐患后,达到15亿人民币贷款对长沙银行经营压力显而易见。

长沙银行于2018年9月26日在上交所主板发售,是湖南省第一家上市银行,同时又是湖南第一家地区性城市商业银行和湖南省最大的一个法人代表金融机构。

中报表明,长沙银行上半年完成营业收入112.59亿人民币,同比增加8.7%,完成归母净利35.8亿人民币,同比增加2.9%,归母扣非后净利润增长幅度为13%。这家银行总共提个人信用及其它资产减值准备36.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3亿人民币。在其中,记提信用减值损失36.1亿人民币,同比增加13.7%。

做为商业银行的重要盈利指标,长沙银行的净息差的下挫发展趋势显著,从2018年半年报的3.16%,到2021年始为2.58%,在今年的半年报进一步下挫至2.35%。

长沙银行的不良率也明显下降,从2019年初的1.29%降迄今年6月底的1.18%。但这家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提高显著,同期的逾期贷款总规模从26.4亿人民币增加到47.7亿人民币。

在今年的4月1号,长沙银行发布一份公示,称将提起诉讼起诉恒大前分公司深涛生活服务(广东省)有限责任公司15亿人民币借款。

2019年,长沙银行广州分行与恒大智能驾驶(广东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授信额度合同》,授信额度经营规模15亿人民币,原本定2027年期满。恒大新能源车有限公司的分公司——深涛生活服务(广东省)有限责任公司为所述借款带来了贷款担保。

依照长沙银行的公告,在今年的3月,担保方深涛生活服务的股东从恒大忽然变更为中航信托,且变动没获长沙银行的允许。由此,长沙银行规定深涛生活服务提早执行连带担保责任,深涛生活服务并没有准时履行合同,长沙银行遂起诉了深涛生活服务。

有别于对房地产的贷款业务,以上对恒大智能驾驶的授信额度中,欠缺土地资源房地产等实物抵押,仅有深涛生活服务的连带担保(注:长沙银行的公告里没有谈及土地资源等抵押物存有)。

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采访时称,恒大15亿人民币贷款对长沙银行来讲应当已形成欠佳贷款,会影响到长沙银行的资产质量、销售业绩,乃至流通性,对长沙银行经营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

除开与恒大集团公司存有金融借款外,长沙银行也有与恒大控股威海恒大童世界度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恒泽购置产业有票据纠纷案子并未还清。

新华联基本建设不仅仅是长沙银行第七控股股东,或是上市企业新华联的分公司。新华联是湖南省大型著名民营企业,年营收一度超千亿元,但2020年其负债崩盘。

据长沙银行先前公示,2022年6月9日,这家银行获知新华联基本建设所持有的约1.39亿股长沙银行股权被法院冻结,与此同时,其所持有的约112.26亿港元长沙银行股权被轮候冻结。以上冻洁股权占长沙银行总市值占比分别是3.46%和0.03%。冻洁的原因为金融企业因与新华联及关联企业金融业经济纠纷所采取的诉前保全。

据《投资时报》报导,2018年末,新华联基本建设持有长沙银行股权里就有约2.14亿股质押。2019年末,质押股权数达1.49亿股。2020年末,质押股权数升到约2.89亿股,贴近所有质押,并有143.09亿港元冻洁。2021年末,质押股权数达1.63亿股,冻洁数大约为0.26亿股。

除了以上公司股东股权被冻结和质押,长沙银行还有多家居家具前十的股东股份存有质押状况。近一年,长沙银行还出现了执行董事和高层管理人员变化频繁地状况,涉及老总和银行行长都已变动。

久假不归是指,彼此之间的银行信贷协作在新华联负债崩盘之后还持续开展。据新华联上年9月公示,湖南省新华联建设和长沙银行股权东城支行签定了一份《借款合同》,长沙银行东城支行向湖南新华联基本建设放贷4.3亿人民币,贷款时间为2年。新华联为该笔股权融资给予连带担保。

在长沙银行上年召开的三季度风险性根线办公会议上,长沙银行首席风险官黄建良讲述了它的风控体系核心理念:紧紧守好风险性、合规底线,不可以产生案子风险性,不可以存在重大信贷风险,不要出现重要业务风险,不要出现重要违规处罚;全辖风险管理工作关键应放在核销贷款追收、不合格率监管、信贷管理及绩效考核和责任划分等多个方面上。

9月6日,长沙银行股票价格点收6.77元/股,已跌穿2018年发售之时的股价。

新闻报道服务项目许可证书音像资料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做许可证互联网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书